首页 > 非遗神采

杂技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访山东省杂技团原团长、东阿刘集人郎延芝

zj.jpg

    1984年郎延芝率团访问加拿大,赠国画给加拿大总督府,右边拿画者是他本人。
     旧时的杂技艺人,向来四海为家,虽说世道险恶,但无论漂泊到哪里,他们以及他们所在的民间杂技艺术团,都能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和一身绝技顽强生存。
    作为著名的杂技艺术之乡,新中国成立初期,在聊城民间,尤其是在东阿、茌平、阳谷、东昌府一带,民间杂技班社还大量存在,一定时期内,他们依然在延续旧时的漂泊演艺方式,直到1959年3月,那次对山东杂技艺术发展格局产生重要影响的盛会——“山东省第一届杂技马戏汇演”在聊城举行。
    山东省杂技团原团长、东阿县刘集镇人郎延芝曾参加这次汇演。像很多人一样,很多聊城籍杂技艺人的人生道路,就是从这次汇演后发生转折。近日,本报记者在济南采访了这位历经风雨、为山东杂技艺术发展作出贡献的聊城籍老杂技艺术家。
    年少成才 
    出生杂技村 学艺杂技班
    今天的东阿一带,是一望无际的黄河冲积平原,固若金汤的黄河大堤早已驯服曾经恣意横行的黄河水,让这里成为粮食丰收有保障的沃野。
    然而,多年之前,这一带杂技的兴起却是因为完全相反的情景——难受阻挡的黄河水时常泛滥成灾,造成屋舍被淹、粮食绝收,人们时常食不果腹。为了求生,他们不得不把家里的小孩子送进马戏班,让他们学一套“耍把戏”的绝活闯天下,吃口“百家饭”。如此一来,这里出现了大量的“杂技村”。
    1937年,郎延芝出生在东阿县刘集镇葫芦头村。历史上,这里曾是中共东阿县第一个抗日民主政府成立的地方。在郎延芝记忆中,当年的葫芦头村一带,遍地是高高的沙土岗子,岗子上长满了树。远远望去,整个村子都被沙岗和树木掩盖,十分隐蔽。因此,日本鬼子也不敢靠近村子,生怕中了埋伏。正是这样,郎延芝和他的小玩伴们也才有了一处安全的玩耍场所。而说来也巧,村子周边的沙土岗子上全是疏松绵软的沙土,即便摔倒在地,也不会痛。在没有防护道具的年代,这样的沙冈子,翻跟斗、耍杂技再好不过了。
    葫芦头当时也是远近闻名的杂技村,村民很早就有习武和练习杂技的风俗。从小喜爱文艺和体育的郎延芝,将这里当成学习武术和杂技最好场地。
    11岁时,郎延芝就开始参加村子里的业余武术队,经常跟大人们“走趟子”。不过,武术还并非郎延芝最擅长的绝活。他从小就表现出极好的口才,(后来练就口技功夫),模仿各种人物及动物声音惟妙惟肖。
    1953年,考虑到家里穷,没有钱缴学费,郎延芝不愿再给家里增加负担,报名参加了东阿一个老民间艺人组织的杂技班。
    杂技江湖
    杂技团被打砸  他死里逃生
    时隔五十多年,郎延芝依然难以忘记他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演出经历,那一次,他是死里逃生。
    那是1955年11月,初冬,郎延芝所在的东阿杂技团到各地巡回演出。在河北省迁安县一个乡镇,夜幕中,一群闹事者突然拥进正在举行演出的大棚,撕扯篷布,并对杂技团实施野蛮的打、砸、抢。
    事发突然,全团的杂技演员受惊逃散。因为当时正在台上表演自己的最后一个节目,郎延芝没有来得及跑,被闹事者团团围住。
    很快,郎延芝一个人与一群闹事者扭打起来。终因寡不敌众,被闹事者架起身来,抛进一座小山的山谷谷底,当时,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
    幸运的是,他恰巧落在谷底麦麸堆上,昏厥过去。醒来后,他努力辨别回演出地点的方向。恰被一名路过的当地粮局干部发现。
    “别害怕,跟我走”,粮局干部轻声说。后来,在这名干部帮助下,郎延芝被送到当地政府,向乡政府报告了杂技团被打砸的情况,之后,粮局干部又帮忙安排他住在当地一位老乡家中。
    次日,当地县公安局工作人员上门探望了郎延芝,并带来了医生为他治疗。事发后第五天,当地公安部门在杂技团演出场召开了惩治事件闹事者的大会,并当场刑拘几人,后来,杂技团老板还获得赔偿。
    人生转折
    聊城杂技汇演 改变艺术生涯
    聊城地区杂技团成立之前,聊城大部分杂技团集中在东阿。郎延芝回忆,1959年3月,来聊城参加全省首届杂技文艺汇演的杂技团中,东阿县有五个(当时东阿共计有八个团,编号一至八),分别为(一、四、五、七、八),郎延芝所在的四团以东阿老杂技班“陈家班”为班底组建,团长是陈正祥。
    1959年这次杂技汇演盛况空前,是新中国成立后全国首次杂技盛会,在聊城杂技团原团长、杂技史研究专家王大民看来,这次汇演对于山东乃至全国的杂技艺术发展都具有“分水岭”的意义。
    从这次汇演中,文化部门发掘出大量杂技艺术人才。汇演结束不久,省内各地区文化部门都在考虑改变当时杂技艺术在各地发展不均衡的状况。在聊城,文化部门首先将参与此次盛会的东阿县五个杂技团进行整编,全部编入聊城地区杂技团,分为两个杂技队(一、二),郎延芝被分在第二杂技队。
    也是在上述汇演结束后,聊城参演杂技团被全部调往青岛参加一次集训。集训结束时,省文化部门就宣布,聊城地区的第一杂技队被划到省杂技团,成为之后不久成立的山东省杂技团(1959年6月)的重要班底;第二杂技队归属聊城杂技团。郎延芝被任命为第二杂技队的负责人,并在聊城专区杂技团中担任团支部书记,后任杂技团演员队队长。
    在聊城工作两年后,1961年,山东省领导决定帮助新恢复的德州地区组建德州杂技团,郎延芝等多名聊城专区杂技团及京剧团骨干被抽调到德州,与当地有关团体联合参与新团组建。
    1964年,郎延芝因组织领导能力突出被提拔为德州杂技团副团长。几年后(1969年),又出任德州杂技团团长。
    汇演结束后不久,山东省内及外省地市都掀起一次成立杂技演艺团体的高潮。这时期,是聊城向外输送杂技艺术人才最集中的时期。除德州,包括济南、济宁、山西长治、云南、贵州及河南等地的新建杂技团,都存在聊城艺人的身影,而且很多人是团里的骨干。
    困难历程
    “文革”斗争时期 想方设法演出
    郎延芝担任德州杂技团主要领导时,“文革”已经开始,全国多数文艺院团的文艺表演陷入停滞,德州杂技团也不例外。
    那种可怕的混乱状态,郎延芝至今难忘。他回忆说,当时天天的批斗会接连不止。地委领导被批斗后,郎延芝等人也要接受陪批斗示众。这种混乱情况持续两三年。
    有一天,郎延芝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除批斗外无所事事”的日子,他觉得再继续争斗,杂技团就彻底毁了。他决定跳出争斗怪圈,让杂技团恢复演出。
    一开始,德州有关领导并不同意郎延芝恢复演出的计划。后来,他想出办法,决定将把进部队的慰问演出当作主攻方向,同时也开展进工厂、进社区的慰问演出关涉“军民团结”,这一计划果然奏效。虽然,这些演出都是公益性的,但一方面可以让演员们正常练功,不至于荒废原本短暂的演艺生命,另一方面,有关单位为演员们提供的食宿条件不至于让演员们挨饿受冻。
    功夫不负有心人,作为当时“罕见”的仍在坚持演出的杂技院团,1970年新年及春节期间,郎延芝被济南军区和山东省政府选调为省新年春节慰问团副团长(时任山东省革委会政治部副主任秦和珍任正团长)。当时有省委领导甚至称德州杂技团为“信得过的杂技团”。
    在那段政治动乱且文娱活动匮乏的年代,郎延芝带领的德州杂技团演职人员足迹却踏遍山东各地,甚至河南、江苏等省,在厂矿、农村、码头、军营、医院,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很多地方的演出现场,场场观众爆满。
    临危受命
    改革积弊 重整省杂技团
    郎延芝坚持文艺演出的做法得到上级领导认可。不久之后,他转入政界,在文化部门工作。
    1978年的一天,郎延芝突然接到通知,省委领导有意将自己调入山东省杂技团(下称“省杂”)任团长,“限八个月之内报道”。
    省杂技团的情况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节目排演早已荒废多时,演员之间矛盾重重,郎延芝犯难了,他甚至一度跑回德州。
    不过,困难还是终究要面对的。时值中央作出改革开放的决策,“无路可走”的郎延芝下定决心,要通过改革为省杂找到一条“复活”之路。
    郎延芝就在分析省杂的实际情况后拿出自己的整顿方案,并寻求到省文化局的支持。
    1979年,也是省杂的“春天”。这一年,在郎延芝治理下,省杂就从混乱走向安定。一年演出多达200多场,杂技团收入和演职人员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受到省文化局和省宣传部领导赞扬。
    “为了办起大篷演出队,演员们个个干劲十足,到新疆买马的买马,训练马术的训练马术……”回忆起那段充满激情的岁月,郎延芝语调激昂,兴奋得像个孩子。
    更耀眼的成绩还在后边。郎延芝只用几年,就让省杂节目登上世界杂技艺术最高竞技舞台,获得许多国内外荣誉。业内认为,他所作出的许多开拓工作,奠定了省杂迄今在国内一线院团中的重要地位。
    老有所乐
    关注老家
    仍喜欢舞台
    作为从杂技之乡走出的老艺术家,郎延芝也一直在关注老家东阿的发展。
    有一次,听老家人反映东阿一些文物景观及演出场所年久失修,他便写信给有关领导,呼吁为曹植墓和演出剧场投一部分支持资金。
    令他高兴的是,他的建议都得到东阿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回复。
    几年来,东阿有关部门已经在相关项目上采取了实际行动,特别是该县政府对重建东阿县杂技团的支持,使得这几年东阿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取得不小进步,这让郎延芝十分欣慰。
    古稀之年的郎延芝,依然不乏梦想。今年春,由山东卫视打造的音乐选秀节目《天籁之声》启动在济南的首站海选,75岁的郎延芝大胆地站在以年轻的“帅哥靓女”为主体的海选队伍中,让人刮目相看。
    先练篆书,后攻山水画,退休后的郎延芝忙得不亦乐乎。如今,他不仅在省内外多次参与大型书画展,还把个人书画展开到了国外。
    2006年、2007年,他曾先后在美国佛罗里达和迈阿密等州举办书画展。
    其间,他还到亚特兰大的双语学校做过教师,甚至教授美国孩子们他最拿手的“口技”。至今,他还同美国的学校保持着密切联系。
    (王明峰)
请关注:
分享到:


精彩图片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新闻新闻排行


更多美食特产

    栏目ID=150的表不存在(操作类型=0)